「『一個單純的孩子,

過他快活的時光,
興匆匆的,活潑潑的,
可嘗識別生存與死亡?』
這是四行詩是英國詩人華茨華斯(William Wordsworth)一首有名的小詩叫做〈我們是七人〉(We are Seven)的開端,也就是他的全詩的主意。這位愛自然,愛兒童的詩人,有一次碰著一個八歲的小女孩,髪鬈蓬鬆的可愛,他問她兄弟姊妹共有幾人,她說我們是七個,兩個在城裡,兩個在外國,還有一個姊妹一個哥哥,在她家裡附近教堂的墓園裡埋著。但她小孩的心理,分不清生與死的界限,她每晚攜著她的乾點心與小盤皿,到那墓園的草地裡,獨自的吃,獨自的唱,唱給她的在土堆裡眠著的兄姊聽,雖則他們靜悄悄的莫有回響,她爛漫的童心卻不曾感到生死間有不可思議的阻隔;所以任憑華翁多方的譬解,她只是睜著一雙靈動的小眼,回答說:『可是,先生,我們還是七人。』」
(徐志摩〈我的祖母之死〉)

 

最近在讀徐志摩的文集,在讀到這一段的時候,讓我有很多感觸,覺得應該寫在部落格分享。

文章中描述的小女孩的單純和天真,讓我覺得是又可愛又可憐,可愛的地方在於「她每晚攜著她的乾點心與小盤皿,到那墓園的草地裡,獨自的吃,獨自的唱,唱給她的在土堆裡眠著的兄姊聽」這段話,可憐的地方則是「她爛漫的童心卻不曾感到生死間有不可思議的阻隔」。

有一天當她理解了實情之後,還會有這樣單純、天真可愛的表現嗎?只怕她的陪伴,會籠罩在哀傷裡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那個誰 的頭像
那個誰

那個誰?

那個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