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去的我是一個結果論者,覺得只要結果是好的,過程的一切都有意義。

      可是近幾年我讓自己成為一個過程論中,因為我發現到你面對的許多事情,有很多是你沒有辦法掌握的。

      我們沒有辦法預測、或者掌握結果。我們無法知道在過程中所作的這些、所經歷的這些,到最後的結果會不會讓它有意義。

      《怪獸電力公司》中有一句話:「至少過程中有歡笑。」

      是啊!至少過程中有歡笑,也許結果不盡人意,但是過程中如果能夠找到樂趣,找到歡笑,就算結果很糟糕,這一段經歷也不算白費。

      The Present is The "Present".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那個誰 的頭像
那個誰

那個誰?

那個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