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事實上,作者寫了好作品,編者很努力地把它們挑出來,這固然成就了一些事,但光是這些是不夠的。

         如果說選擇真的比努力重要,從這個觀點來看,截至目前為止,我做到的,無非也只有比較不重要的那個部分而已。

         最後是什麼決定這些被挑出來的作品,能不能留下來呢?

         我心裡很清楚,是讀者的選擇。」(侯文詠《小說──九歌一○○年小說選.主編序》)

       最近在讀張愛玲的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。

       在讀一些經典的作品的時候,經常讓我感到困惑的地方是,這本書到底好在哪裡?經典在哪裡?我完全看不出來。我在讀《紅樓夢》的時候是這樣、讀《儒林外史》、〈牡丹亭〉也是這樣的感覺。但是這些作品能夠流傳下來,至今仍然成為後人研究的題材,不斷的討論、評析。

       張愛玲的小說我以前只讀過〈愛〉和〈傾城之戀〉,可是最近讀的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(臺北市。皇冠。2010年6月初版)、裡面收錄的短篇小說如〈連環套〉、〈紅玫瑰與白玫瑰〉和〈殷寶灔送花樓會〉等,裡面充滿了婚姻中的第三者、外遇和背叛,這樣大膽的題材的確讓我感到驚訝、甚至覺得友人A為什麼會喜歡看她的小說,她喜歡看這些東西嗎?

       「談論到張愛玲的小說特色,幾乎不免要提到文字華麗、比喻創新、體裁大膽、意象繁複、色彩濃郁……這些外在的技巧……」(張愛玲《紅玫瑰與白玫瑰.封底跋文》。臺北市。皇冠。2010年6月初版)

       的而確切,這些讚美我都在裡面讀到了,但是要真正在〈殷寶灔送花樓會〉裡讀到下面一段話「他們不是本來已經不來往了?即使還是斷不了,他們不是不懂事的青少年,有權利折磨自己,那種痛苦至少是自願的,……」我才能夠了解到,為什麼那些能夠被留下來的作品,都是讀者的選擇。因為作品能夠讓讀者有共鳴、能夠認同,所以讀者選擇了這樣的好作品,並且流傳下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那個誰 的頭像
那個誰

那個誰?

那個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